行业服务

xingyefuwu

专家视点 zhuanjiashidian

李少红完成综艺首秀:一个资深导演在演技角斗场的修行

2019年12月15日刊 | 总第1990期 

导语:

即便有诸多“不适应”,但从影像上看,李少红的“综艺首秀”,确实渐入佳境。从《请回答:1988》开始,到《亲爱的》《孔雀》,到最终的点映作品《真相》,李少红独特的导演风格仍旧清晰。

文/一树

12月14日晚,《演员请就位》的收官盛典直播从晚上七点开始,一直持续到零点,才以一张全场大合影画上句号。

长达五小时的直播中,五光十色,载歌载舞,有笑有泪。从十月播出至今,这最后的盛典,可说是对所有参与者的一场隆重的“表彰大会”。而对三个月来一直追看的观众们来说,这无疑也是一场极具观赏性,乐在其中的“大秀”。

2019下半年,讨论度最高的综艺无疑是《演员请就位》。虽然以“演员”为名,但这档以导演选角为切口的真人秀,不仅像是一面镜子,折射出演员行业的种种生态,更将“导演”这一幕后的角色,推到了舆论的中心。

“导演”角色的引入无疑是《演员请就位》的另辟蹊径之处。陈凯歌、李少红、赵薇、郭敬明四位导演的组合从消息宣布之时,就引发了铺天盖地的讨论。

其中最令人好奇的,是首次参加此类综艺节目的李少红。这位影、视双栖的导演,近年来始终在不断尝试新的题材和领域,在《演员请就位》中的亮相,自然也可视为是她对自我的一次挑战。

一档节目需要关注度和话题度,演员需要表演的舞台。而导演,当他们在节目里打开自己的镜头,喊出一句“开始”时,综艺这个特殊的场域,是否真的能成为网络时代一个全新的“演技竞技场”?

传统导演“触电”网络综艺

适应、接受、“以我为主”

拍了几十年的影视剧,导演李少红为什么要参加《演员请就位》?这个问题,几乎是她参赛后接受采访时,每个媒体都会问的问题。

李少红对此的回答很简单:了解一下目前行业中的热点,这些热门的形态,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首次参与综艺录制,就是一档直面年轻观众的网络综艺。即便在参加前做了大量心理建设,对于李少红来说,要想在短期内完全融入综艺的氛围,并且有相当的“综艺感”,也很困难。对比其余三位导演,在综艺镜头下的李少红,总显得比别人要紧张几分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“以我为主”便成为了李少红的应对之道。虽然综艺节目上的短片拍摄与她熟悉的片场完全不同,但多年来积累的经验,还是让她能够与节目组提供的编剧组和摄影团队配合,在短时间内,完成节目所需的短片拍摄。对比其他几档演技类节目,《演员请就位》与其衍生节目:《导演请指教》《演员这碗饭》《排练室有戏》一同,形成了一个节目矩阵。这也让其在播出日之外,也能在观众中维持较高的讨论度。尤其是其中的赛制。类似于上半年几档偶像选秀综艺,《演员请就位》合作战队形式下的淘汰赛制,综合下来格外复杂。一开始,参与竞技的演员可以自由选择导演,并进行第一轮的舞台表演。导演在这轮表演中选择演员,组成战队。第一轮结束后,待定区的演员还有一次选择导演的机会。同样,导演也可以决定,是否要替换战队里原有的成员。通过后期的剪辑,这样的赛制便让节目有了更多冲突和戏剧性。因此,在后续采访中,不仅许多演员表示“吃不消”,李少红也笑称,综艺节目上的这些“游戏规则”,的确让她有些“不适应”。“作为一档综艺节目,自然要从娱乐的角度,从观众欣赏的角度进行更多的考虑,但真正在选角的时候,我们是不考虑这么多的。”李少红道。因此,对于李少红来说,在节目的进程中,她选择更加专注在自己的作品上。围绕自己要拍摄的每一部作品,与节目组提供的团队配合,对演员、题材、角色进行选择和搭配。虽然不如自己的团队熟悉,但节目组整体的应对能力和配合能力仍让李少红印象深刻。以一档综艺节目来说,在有限的投入和成本约束下,节目组不可能完全重现现实中一部电视剧,或是一部电影拍摄时片场的规模和配备。但在对现实进行“临摹”的过程中,节目组也在每一期的录制中进行自我调整,并尽可能调动所有可能的资源,来配合导演的要求。 “从结果来看,这档节目不会差。因为他们的理念特别好。”李少红总结道。“这也让我特别近距离地感受了一下观众喜欢演员的理由,观众评判演技的标准。正是李少红的这种“以我为主”,反而为综艺贡献了一种自成一派的硬核人设,不畏评论不惧争议,倒也与节目所要呈现的真诚感不谋而合。

导演不“教”演员演戏,而要启发他们

《血色清晨》《红粉》《大明宫词》《橘子红了》新《红楼梦》,提起导演李少红,总离不开这几部代表作。而在这几部作品里,对不同年代里新人演员的起用和调教,也都有可圈可点之处。如今,演员来源越来越多元,新人演员层出不穷,作为导演的李少红,也在期待能认识更多年轻演员,并从中发掘更多的好苗子。在第一轮舞台表演后,进入李少红导演组的演员都个性十足,有喜剧出身的包文婧、杨迪,歌手“跨界”的陈翔,以及年轻的薇薇、周奇、于小彤等等。李少红笑称,选择自己的演员都太“实诚”。毕竟在综艺节目这一个陌生的体系中,李少红并不确定自己能给这些演员多大的帮助。这点不难理解,综艺节目的拍摄不同于现实中的拍摄,没有一场戏反复雕琢的空间,没有长时间在片场的相处培养默契,也没有后期在剪辑、音乐上的加工,来烘托演员的表演。因此,李少红更注重“一步到位”地点出演员的问题,并且“因材施教”。面对组内背景不同,演戏方法不同,经验积累也不同的演员,则更需要导演去考虑,如何将他们的表演“放”在同一个空间里,让每个演员得以各司其职地完成自己的角色,共同组成一个戏剧空间,让观众在观看时不会出戏。比如在《亲爱的》这一部短片当中,面对包文婧、陈翔、朱颜曼滋、于小彤四位演员,李少红在现场与其交流的方式都有所不同。对已经技巧娴熟的朱颜曼滋,李少红留给了她足够的空间,对其的指点并不多,而是让她能够自由地去发挥。而面对不是专科出身,主要以情绪来调动演技的陈翔,李少红则选择帮助其分析人物的情感和形象,帮助陈翔在台词中找到角色的节奏,去理解角色,找到突破方式。


周奇和薇薇,是李少红组中最年轻的两名演员,也没有太多的演戏经验,更不知道如何调动自己身上的能量。因此,导演为其选择的角色,便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们的表现,既要适合他们的年纪,也要让其能够有出彩的空间。在《孔雀》中,周奇和薇薇扮演了一对兄妹,因此,在最后的《真相》中,李少红选择了让他们成为两名卷入一起杀人案中的年轻人。对于这个年纪的演员来说,校园题材或许是他们最熟悉的,但由于参赛的演员年纪普遍不大,校园题材频繁出现。于是,《真相》这一悬疑题材,更能让观众和演员都有一种意外感。因为意外的题材,演员会出现更独特的表现,而对观众来说,题材带来的新鲜感,也让他们能对演员的表演产生更深的印象。在现实中,导演面对演员的时候,通常都已经对自己想找的角色有了一个大致的设想,因此,不管是导演和演员,都带着强烈的目的性。但在综艺节目上,李少红却得以看见演员身上更多的层面,也因此改变了对许多演员的印象,更能看见他们内心的胆怯,以及他们骨子里的努力。比如杨迪和包文婧。李少红笑称,这两位演员可以说“开发”了她作为导演的新领域。九期节目相处下来,李少红发现杨迪是一个“放在哪儿,都能适应”的演员,但他本人在此之前,却没有认识到自己的优势,也不知道如何去体会自己的角色。曾经,杨迪在影视剧中的表现,大多是以夸张的表情或造型为人所知。而这次,《请回答:1988》中的“爸爸”,《孔雀》中的“大哥”,的确让观众看见了放下“搞怪”的杨迪,同样有着能感染观众情绪的演技。而包文婧,则是李少红唯一在节目中去“抢”的演员。几经“波折”,包文婧最终成为了李少红组里的一员。对于这位年轻的女演员,李少红似乎并不愿意以“喜剧”去定义她,而是在《亲爱的》这部作品中让包文婧“反着演”,塑造出一个看似大大咧咧,其实深藏伤痛的母亲。应当说,在竞技的环境中,演员最真实的样子,他们的多面性,反而得以呈现在导演面前。在这档综艺节目中,虽然导演的功力也成为了经受观众评判的一点,但站在最前面的,始终是演员。《演员请就位》对李少红来说,是一个接触与了解年轻演员的机会。节目的设置打破了现实中导演和演员的距离。在竞技中,导演既是评判者,也是参与者;既需要为演员“传道授业解惑”,也需要对演员进行拣选,来完成自己的作品和表达。而“战队”的模式,让导演和参与竞技的演员之间,似乎形成了一种“命运共同体”的关系。“现在的小孩真的是挺不容易的。”李少红回想起录制的过程,深有感触。“他们面对的机遇多了,考验也更大了。站在台上的一直是他们,我觉得,他们的心理压力和适应能力,都要比我强100倍。

在综艺上演戏:仅供娱乐,却不妨用以观察

以“透视影视行业的台前幕后”为名,《演员请就位》这档综艺有相当的野心,试图将“导演选角”这一幕后的环节搬上舞台。除了邀请导演通过他们的镜头进行戏剧拍摄以外,更为观众提供一场场“戏外之戏”。演技类综艺一般的考核方法,是让演员在舞台上演舞台剧。评委现场看,观众通过屏幕看。或许是为了让屏幕前的观众和现场的观众能在一个更“公平”的视角上对作品进行评判,《演员请就位》中加入了影像化片段的播放。这一点确实是一个创新,却也暴露了演技类综艺节目的短板。在节目的花絮和采访中,几乎每一位参与者都提到拍摄时间太紧张的问题。从剧本筹备到后期剪辑,一个导演基本上只有一天半到两天的时间。时间的稀缺直接导致拍摄“赶工”。在现实的片场中,一个镜头没拍好,导演可以要求重新来;演员第一条的状态不够好,可以不断拍摄,选用情感最饱满的一条。然而,在综艺的拍摄中,“拍完”成了最重要的任务。虽然节目组提供拍摄组,也允许导演使用自己熟悉的团队,但在短时间内,导演其实无法筹建自己的团队。与此同时,在场景的搭建和道具的准备上,尽管节目组投入了大量努力和资源,但有的时候,和导演的要求仍旧有差距。或许是因为经验不足,综艺节目的制作组,通常会低估了现实中拍戏的规模和投入,也低估了一个真正的影视化片段,和一个供舞台使用的片段之间,存在的巨大差距。这就要求导演因地制宜,利用有限的资源完成自身的表达。但最终呈现给观众的作品,却始终不免在质量上有所遗憾。《演员请就位》从最终的播放效果来看,是一档成功的综艺。节目中导演之间在点评时的“舌战”,导演与演员的“碰撞”,以及演员对自身行业的看法,都形成了被广泛传播的话题,引发了讨论,除了带给观众戏剧性的娱乐之外,也多少引发了一些思考。然而,回归到“演戏”这一基本要素上,无论是演员的演技,还是导演的功底,观众或许可以从节目对幕后工作的展现中,获得一些能辅佐他们进行判断的信息,但仅依靠几个影视化作品,便去评判这些影视工作者的表现是“好”或是“不好”,始终有些单薄。说到底,综艺是一种与电影、电视剧都有着不同脉络的娱乐形式,即便引入了影视化拍摄的形式,综艺节目的趣味也并不在于“结果”的四部影片到底有多优秀,而在于“过程”中人物的行动,是否足够戏剧化,足够有冲突。对于像李少红一样不熟悉综艺的传统导演来说,真人秀的“秀”的确会让他们茫然且紧张,而与其相对的,被“秀”的本质所吸引来的观众和评论,也是他们在过去的工作中所不曾接触到的。即便有诸多“不适应”,但从影像上看,李少红的“综艺首秀”,确实渐入佳境。从《请回答:1988》开始,到《亲爱的》《孔雀》,到最终的点映作品《真相》,李少红独特的导演风格仍旧清晰。她对人物情感的细腻拿捏,通过角色的日常行动娓娓道来,却又不乏具有爆发力的泪点。甚至在《开心家族》里,演员们最后跳出了场景,在舞台上热烈起舞,如此跳脱常规的表达,在李少红以往的作品中,也并不多见。在逐渐习惯了综艺的表达方式之后,对于影像和表演,李少红似乎也有了更加自由的方式。在综艺上拍出一部好戏,这是一种不太切实的奢望。而对于这名很少在外人注目下拍戏的导演来说,参与《演员请就位》更像是让自己走出房门,来到一个窗口前。窗外是如今热闹繁华的网络时代,而她正以导演的独特眼光,从中观察着这一代年轻观众对演员的喜好,对影像作品的评判标准,以及新的节目形态,新的娱乐方式,对整个影视行业的影响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李少红的“综艺首秀”,也可称作是不虚此行了。《演员请就位》这个节目有了李少红的加持,也焕发出了别样的光彩。
 
Copyright 2018  中华爱子影视教育促进会  网站备案号:京ICP备13018103-1号  All Right Reserved   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号B区103(电影频道院内) 中华爱子影视教育促进会  电话:010-82040173  电子邮件:huodong@camtec.or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