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服务

xingyefuwu

专家视点 zhuanjiashidian

从短视频播主到好莱坞导演的8条经验丨导师说

居家隔离期间,《雷霆沙赞》的导演桑德伯格在家拍摄了由妻子主演的恐怖片,口碑尚佳。短片在剧情、氛围以及拍摄技巧上都很到位。如果不知道,你先看看。



导演大卫·F·桑德伯格,他是《雷霆沙赞》《安娜贝尔2:诞生》《关灯后》等作品的导演,有的网友也会称他为“沙赞导演”。其实,早在导演桑德伯格拍长片之前,他也算是YouTube网红,他有个频道:ponysmasher,之前拍摄了”去一趟IKEA就能搞定“的超低预算恐怖短片系列,也分享许多相关的幕后制作经历。


本文将整理大卫·F·桑德伯格归纳:关于他一路从独立创作的创作人,晋升为好莱坞导演,其中的 8 个心理变化、感悟与建议,和读者分享。



角色越多问题越多



“角色越多,问题越棘手,不管是走位还是运镜安排, 你会需要很多补充镜头。”


导演桑德伯格早期拍摄的短片,主角都是自己还有老婆Lotta,在开始执导长片作品之后,角色数量也随之增加,他以最基本的对话镜头做举例,拍摄对话一点也不是轻松:“当A要与B对话,你需要一组补充镜头;接着A跟 C 对话,你又需要另一个机位,就在这时D也加入,一瞬间,全都是机位安排。”

 

导演桑德伯格提到了《雷霆沙赞》结尾,游乐园大战那场戏,有整整14个角色要互动,他甚至要先制作模拟图,才能确实掌握这场戏的动向位置。此外,也要注意突然切换至某个单一角色的镜头时,要适时让其他角色出现在画面中,哪怕只有一小部分,以避免画面太过单薄。


拍摄短片时期,大卫·F·桑德伯格就是自己的拟音师


声音比画面更重要


 

“想像一下,如果你必须用其中一种方式看完整部电影,你会选择哪一种(烂画面好声音/烂声音好画面)?” 


也许你会认为,对一个拍恐怖短片起家的导演来说,常会以声音营造氛围,因此这样的说法从导演桑德伯格 口中说出似乎有些偏激,但他用两段同样的画面来说服观众:一个画质低落但声音清楚;另一个声音糟糕画质优异,哪个让你更不想看完影片?结果显而易见,音质极差的那一段,确实更影响观影体验,但导演桑德伯格也解释,声音在后期是很大处理空间的,前期还是要以拍摄为先,只是别忘记声音的重要,他开玩笑称:“录下好的声音也许不像拍出好画面那么性感,但确实是再重要也不为过的事。”


《关灯后》是由导演桑德伯格拍的同名短片发展而成


分辨率的影响没那么大



“你有怎样的画面,比你有多少分辨率重要太多了。”

 

桑德伯格承认自己当初在拍短片时,也非常在意分辨率的问题,认为一定越高清越好,而且不想在后制上做任何感觉会影响画面品质的调整;但拍过三部好莱坞电影后,他认为分辨率绝对没有你想的那么重要。


毕竟现在后制能处理的事情越来越多,加上荧幕显示器、IMAX 等技术革新,对影像呈现的要求已经不只是清楚,更重要的反而是对比、尤其明暗部份的细节表现(例如 HDR),是否能让影像更为锐利。导演桑德伯格也澄清 :“我并不是说如果你有那种分辨率8K之类的摄影机,别用来拍摄;我只是想表达如果你没有那种设备,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。”



别忘记拍片的紧张感


 

“思考自己一开始想做什么,接下来要做什么,并且跟演员沟通, 这是很基本,却偶尔会被人忽略的事情。”


原本在自己家里独立创作,后来到好莱坞的大片场,与更多演员、剧组人员合作,导演桑德伯格确实经历了两者之间的巨大差异——工作上的急迫感。低成本独立拍片时期,往往有了想法便马上行动,整个过程是快节奏、充满能量的;反之,在大制作的拍摄现场,则多了许多等待。

 

“在拍片现场,有很多时间都在等。你坐在那等,演员们也是如此,那种情况很难维持活力,很容易忘记自己在哪、想做什么。”导演表示,有时甚至是看到剪出来的画面,才发现:“她为什么没表现得更害怕?”或者“他们怎么没跑起来?”之类的问题。因此他提醒,永远都要保持拍短片时的紧张感与活力。



做好做满做超



“有时候你必须做得夸张一点,才能刚好达到你本来预想的结果。”

 

听起来也许有点奇怪,但就像是当下拍摄时,你可能觉得某个运镜做起来好像很疯狂,而实际呈现的画面看起来却很平常,桑德伯格表示:“我很少在剪辑阶段时,说出像是‘我觉得这个应该小一点,别那么极端’之类的话,情况往往相反,我总希望能更多更大更夸张一点。”


他提及第一次看到《安娜贝尔2》在现实中的那栋房子时,还觉得有点太有特点了、太“蒂姆伯顿”,结果拍完看起来也没那么夸张,就只是一间怪怪的老房子;因此处理房子灯泡爆破一幕,他特别要求特效人员要来场“卖拷贝”式的爆炸,以达到一般的效果。



结尾是成败关键



“不好的结局,足以抹掉你前面做的几乎所有事。”

 

关于这点,桑德伯格以自己的长片处女作《关灯后》为例,他表示在试片的时候,观众反应非常热烈,最后得到的分数却不怎么样,后来才发觉,原来观众并不喜欢结尾。


“我们有点太拖了,想表达的内容太多。”桑德伯格说。为此,他们举行另一场试片,放了剪掉后五分钟内容的版本,评分果然升高。他也认为一个好的结局,能让观众接受很多事,哪怕前面剧情很拖、很多地方没那么完美,观众都可能因为一个好结尾,而喜欢这部作品。



初剪版肯定会让你想的还烂



在首度执导长片《关灯后》时,导演桑德伯格就已经被剪辑师告知,肯定会觉得初剪版是垃圾,他也承认即使如此,第一次看还是忍不住说:“我知道其他导演肯定觉得这是垃圾,但...这真的是垃圾。”


 不过事后他也理解,这都是大制作必经的过程,初剪版本只是雏型,一定需要花时间去整理、修改,要给这个版本一些按摩,做更多不同的尝试,才能得到更好的成果。

 

因此,不要第一时间否定自己的作品,花心思去想要怎么修改才更实际。

 

失落感无可避免



桑德伯格的老婆 Lotta Losten ,就是他超低预算恐怖短片系列的最佳女主角兼工作伙伴


导演桑德伯格认为,还没拍任何画面之前,任何作品都有有无限的可能,甚至可能是影史最佳之作,但开始拍摄到一半之后,就会迎来第一个失落:“现实会让你知道:‘好吧,这也许不是世上最棒的作品。’事实上,那可能甚至跟我心中想的完全不一样。”


接着第二个失落,就是千辛万苦完成拍摄之后,却看到前一点提及的初剪版本,陷入与现实妥协、试着努力修改出最好版本的挣扎之中;

 

最后一个失落,就是完成作品之后。因为一切为了拍片而努力的生活模式即将改变,一切又得回归从前,彷彿一个重要的目标与生活重心消失了。你也许会成功,还能赚到更多钱,但是作为拍片人会有的失落感可能还是无法避免,因此要学会接受并泰然处之。

 

“我当时单身、没工作也没钱,住在家里想像着好莱坞就是另一个星球的东西,根本不可能发生。”导演桑德伯格说自己20多岁的时候生活一团乱,甚至要每天要服用抗忧郁症的药,好在他没有一蹶不振,才能与老婆Lotta相识并合作拍短片,一路拍到好莱坞大片。

 
Copyright 2018  中华爱子影视教育促进会  网站备案号:京ICP备13018103-1号  All Right Reserved   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号B区103(电影频道院内) 中华爱子影视教育促进会  电话:010-82040173  电子邮件:huodong@camtec.or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