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信息

xingyexinxi

行业动态 xingyedongtai

开闸时刻,说说古装剧的一个宿命、两大地位、三种形态

导语:

资本退潮,流入影视资金在大幅度减少,行业要发展就不得不依靠自有资金来往前滚动,而古装剧占有的资金,保守估计有50亿。不管对平台还是对观众,批量开闸泄洪都并非最好的选择,但是古装剧去库存已势在必行。


文/杨文山

对于当下的古装剧排播而言,一周七天根本不够用。

《庆余年》更新日是周一、二、三,爱奇艺独播剧《剑王朝》则在周五、六、七上新,腾讯独播剧《梦回》与《庆余年》无缝对接,在周四、五、六更新。而优酷独播剧《鹤唳华亭》的更新日则是周一、四。

尽管精心安排,这几部古装剧的更新时间还是不可避免产生了一些重叠,而随着日更的《大明风华》加入,2019年这场“古装盛宴”变得愈加豪华了。根据网上的消息,《大主宰》《锦衣夜行》很有可能在年前加入这场狂欢,这无疑让追剧的观众更加应接不暇。

以《从前有座灵剑山》《鹤唳华亭》在11月12日的上线为起始,一个多月间,先后有10部古装剧上线。来势汹汹,堪比泄洪。

网播成为宿命,去库存势在必行

很难想象,《大明风华》会是今年五大卫视黄金档播出的第一部古装剧——也是唯一一部,(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在去年年末跨年播出,姑且不算在其中)这个结果估计连不少从业者也未曾预料到。

卫视周播剧场消化古装剧的能力也十分有限。事实上,今年真正开设周播剧场的只有湖南、浙江两家卫视,前者播出了《招摇》《封神演义》《大宋少年志》,后者播出了《小女花不弃》《重耳传奇》《九州缥缈录》。

毫无疑问,不管是传播效果还是商业回收能力,卫视黄金档都比周播剧场更胜一筹。按照惯例,每家卫视黄金档有15%的古装剧配额,可以播一两部古装剧。但在2019年,除了湖南卫视这半部《大明风华》,其余卫视自动放弃了这些珍贵的配额。

以前是“限古令”,限制的是比例;现在很大程度上成了阶段性的“禁古令”,古装剧被摁暂停键。而风声过后,才有了现在的开闸泄洪。换句话说,在复杂的影视生态中,古装剧陷入了某种意义上的“合法性危机”:它被戴上了无形的“纸枷锁”。

在电视台“不买账”的大背景下,网播就成为古装剧的宿命。《庆余年》曾出现在卫视招商剧目中,但最终还是选择了网播。为了分摊成本,它也由最初的腾讯独播剧变为与爱奇艺联播。

古装剧成为“网站特供”,这个趋势在明年更加明显。在卫视招商剧目中,出现的古装剧寥寥无几,能否顺利播出更是无人打包票。而优爱腾公布的古装剧却有40部之多。“重大历史”是当前政策鼓励的题材,但《大秦帝国4》却在一开始就选择和腾讯合作,生而为网剧。

但即便进入“网剧”的序列,播出出口依旧是个“窄门”。当下的古装剧上线播出,无不都是见缝插针、投石问路、随机应变……“合法性危机”一日不解除,很难改变古装剧这种如履薄冰的局面。

在网台之外,还有不少古装剧沦为“一代失踪”,比如《江山纪》《天下长安》《霍去病》《江山故人》《巴清传》等。这些投资不菲的古装剧,既不在卫视的剧目中,也没在网站招商中现身,行踪神秘。

前不久,爱奇艺首席内容官王晓晖在题为《焦虑到底要不要说出来?》的主题演讲中提到,“最近一段时间我经常接到制片公司、制作公司的朋友打来的电话,他们都在说这个剧能不能卖,你们能不能买下来,我打折卖给你们,少亏损一点。”

资本退潮,流入影视资金在大幅度减少,行业要发展就不得不依靠自有资金来往前滚动,而古装剧占有的资金,保守估计有50亿。不管对平台还是对观众,批量开闸泄洪都并非最好的选择,但是古装剧去库存已势在必行。

古装无法取代,但要穷则思变

尽管古装剧陷入了某种“合法性危机”,但是它在国产商业类型剧中的地位却很难被取代。不管是戏剧空间、话题热度、商业营收、文化影响力,古装剧都占据相当优势。

首先,古装剧对于平台而言意义重大。

优酷因为重大人事变动,自制体系的多样性受到影响。在这种情况之下,它对古装剧的依赖就非常明显。从年初的《东宫》到暑期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《九州缥缈录》,再到年末的《鹤唳华亭》《大明风华》,古装大剧显然已经成为优酷实现“弯道追赶”的杀手锏。

其次,古装剧也是视频行业进行模式创新的试验场。

王晓晖在《焦虑到底要不要说出来?》最后讲到视频行业的未来增量,一个来自海外市场,一个来自于线下业务。毫无疑问,古装剧在海外更受欢迎,而《陈情令》古风演唱会的接连举行,也让古装剧在线下找到新的营收可能性。

除此之外,以《陈情令》大结局超前点播为标志,视频网站在2019年发明了“单集付费”“单剧付费”的新模式。之前《陈情令》《从前有座灵剑山》都是在大结局付费点播,而《庆余年》在中段超前点播,引发了不小的争议。

当会员破亿之后,付费拉新变得更为艰难。扩展广度受限,挖掘深度就成了必然选择。与此同时,绝大部分古装剧失去了与电视台联动的可能性,找寻新的回收渠道也变得更加重要。

事实上,在音频行业,不少平台即便买了会员,不少优质内容也需另付费。视频行业的付费分层体验势不可挡,但在点播节点、付费价格、消费体验等方面,平台还需多听取用户的意见。

网播已然成为宿命,古装剧今后该如何“穷则思变”?

首先,古装剧在当下应开源节流,即降低制作成本,提升单剧收益。如果说出海、仙侠、超前点播都是“开源”的话,那么适当压缩古装剧篇幅便是最显而易见的“节流”了。《从前有座灵剑山》和《庆余年》很有代表性。

《从前有座灵剑山》一开始的定位便是破次元壁的漫改网剧,37集的篇幅干脆利索;而《庆余年》长远规划,开启了古装季播剧模式,既避免了“注水”,也摆脱了不少IP改编剧“一锤子买卖”的命运。

其次,媒介即讯息,古装剧在新媒体中要有新的面貌和形态。

这种新形态,可以是服务于某种青少年亚文化的“私人订制”,比如《陈情令》《从前有座灵剑山》。

也可以是在类型、叙事、美学上有新的进阶,比如融合美剧结构与古典文化元素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。

此外,即便是更为严肃的题材、深刻的主题,也应该找寻到一种能与观众对话的妥帖方式呈现。《庆余年》的小说以“以爽文写情怀”著称,剧版《庆余年》卸下情怀重担,亦庄亦谐,在嬉笑怒骂中神交古人,让普通观众产生更多的共情。

总而言之,以往不少古装剧是被动成为“网剧”,今后古装剧要主动成为网剧。

 
Copyright 2018  中华爱子影视教育促进会  网站备案号:京ICP备13018103-1号  All Right Reserved   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号B区103(电影频道院内) 中华爱子影视教育促进会  电话:010-82040173  电子邮件:huodong@camtec.or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