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服务

xingyefuwu

专家视点 zhuanjiashidian

不做“拆二代”,做那个去“拆”的人

小小导有话说:


拆迁一词近几年频繁被提及,有的人因此致富,有的人无家可归。参加了各大电影节、影展的《活着唱着》就是从拆迁讲起。一个川剧团面临的生存威胁,一场初心与求变的碰撞,废墟中的演绎仿佛带来一种魔幻力量,从前不会去听的戏剧也因此十分动人。这部电影除了国剧之外,也有导演想要传递的最真诚的感悟。


第四届澳门国际影展暨颁奖典礼


我们在澳门国际影展待了几天,看了一些还未和大量观众见面的电影,也和几位华语导演聊了聊,聊了他们的作品,也聊了一些有的没的。导演们亲切真诚,话语里尽是对电影的热爱。

 

这是澳门国际影展的第四个年头,她年轻却又深深懂得观众的需要,公众放映场几乎场场爆满。第四届澳门国际影展的「新华语映像」单元展映了此前在国内外各大电影节大放异彩的佳作,包括:曾国祥导演的《少年的你》,萨西·西里执导的《幸运的奶奶》,顾晓刚执导的《春江水暖》,梁鸣的导演处女作《日光之下》,90后导演孙傲谦的《少年与海》,新加坡导演陈哲艺的《热带雨》,以及加拿大华人导演马楠的第二部长片电影《活着唱着》


这七部影片中,小小导二号大部分都挺喜欢的,但印象深刻的是马楠导演的《活着唱着》。

 

《活着唱着》的故事线很简单:面临拆迁,川剧团团长要另外找场地,不太好找,剧团面临解散。


电影也是在一片拆迁的轰隆声中开始,现代社会中的一些人确实会因为“拆迁”得到一种令人羡慕的优越感,周围的朋友也常常发出做白日梦的感叹“我家什么时候能拆”。然而在银幕上呈现巨大的铲车将一栋建筑轰然推倒,那时候才会记起,“哦,还有什么也得不到的人”,更心酸的是,他们不只是得不到那种优越感,他们还会失去什么。


影片中的川剧团团长 赵小利 饰


影片中剧团的一位阿姨说“不演戏我会得病”,这大概也是导演想借助电影说的话,“不做自己想做的事我会得病“。

 

10岁离开上海去加拿大生活的马楠,在30岁之前也做了一些其他的事业,他认为自己进入电影行业是有点晚。在回国后拍摄他的第一部学生作品时,他以为能够找到一个年轻的摄影师,一起做一件有意思的事,然而现实并不是这样。不是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做的事是“有趣的事”,不是所有人都亲切真挚,不是所有人都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

 

导演马楠 Johnny Ma


当年轻人的选择变多,电视剧、网剧、广告片……我们不能去评判这些选择是正确还是错误,但这些事是一个怀揣电影梦想的人一开始想做的吗?我们无法下结论。而在纷繁众多的选择里,选择那个自己觉得有意思的故事去拍摄,或许在一些人眼里看起来很奇怪、很蠢,那么这个故事是否在还未与真正的观众见面之前就已经被定性了?

 

“哦,就是找了一帮唱戏的”“矫揉造作的刻意煽情”这些评论或许真的会劝退一些本来感兴趣的观众。

 

《活着唱着》剧照

大概就像导演说的:之前拍电影的时候就被很多人说是傻●,现在已经有了两部长片作品的我可能还是会有人觉得傻●,但至少我坚持做我想要做的事。越多的人觉得我做的事不对,可是我自己相信,我就去做,到最后他们还能再说什么呢。

 

电影中的群像戏份似乎也是一种暗示,有的人为了迅速吸金选择快节奏的变脸,有的人为了生活跑去喧闹的夜店驻唱,有的人没能坚持于是回了老家,可最后一起唱着的人都没能忘掉最想要做的事是什么。

 


《活着唱着》剧照

这部由非职业演员出演的电影是其他专业演员做不到的,没有人可以表现得像她们(非职业演员)一样,因为这就是她们的故事,她们就是故事本身。

 

非职业演员的亮眼表现,马楠导演说她们不需要演,她们做自己就可以了,选择非职业演员是最自然的选择。她们会给电影时间,电影也会给她们时间,一起去交流、磨合如何把这个故事拍好、演好,一起完成一个冒险历程。


《活着唱着》剧照


不管是电影行业或者其他创作行业,都是一个冒险。“如果只是走前人走过的路、复制他人的经验,对于创作者来说其实是一件很没意思的事。”要做一件事,就必须要“拆”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,谁又能说在废墟中歌唱不是一种快乐呢?

 


《活着唱着》剧照


《活着唱着》是一部所有人都可以去看的电影,马楠并没有将自己限定在“小众文艺片”里,他认为“文艺片”、“商业片”这种说法本身就有很多问题。没有大牌明星带动宣传、流量的电影如何吸引观众去影院看是一个很难解决的问题,但创作者在创作的时候并没有将故事设限。

 

这是一部给大众观看的电影,这是一个希望被大众看见的故事,创作者倾力给了它最好的平台,但是好像也只能做到这里了。

 

从戛纳“导演双周“竞赛单元到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、金鸡奖的提名,再到澳门国际影展、海南岛电影节的双选展映,导演马楠也只是通过作品在电影节上与影迷观众打了个照面。他走的是一条独立艺术电影发行最保险的一条路,每一次与观众的见面,都是特别珍贵的经历


上中下依次为:主创在戛纳电影节、上影节、澳门影展

期待《活着唱着》能与更多的观众见面,也期待更多年轻人能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。“拆“这个字非常诱人,但是,去做那个披襟斩棘、在固有世界”拆“出自己道路的人,一定更酷。而未来会沉淀下来的,也一定是坚持做自己的人的作品。


文字素材整理自与马楠导演专访记录。

 
Copyright 2018  中华爱子影视教育促进会  网站备案号:京ICP备13018103-1号  All Right Reserved   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号B区103(电影频道院内) 中华爱子影视教育促进会  电话:010-82040173  电子邮件:huodong@camtec.or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