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服务

xingyefuwu

专家视点 zhuanjiashidian

张一白:天花板在挑破,门槛也在被跨过

作者 / 嘉栖


“如果说,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告诉我们某种类型电影的天花板是如何被挑破的话,那么,《少年的你》,包括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,则告诉了我们其实某种电影类型的门槛也是可以跨过的。”

 昨天,一起拍电影【权力榜】行业大会的电影论坛上,著名导演、监制张一白说到。如同伯乐营销创始人,同时也是此次论坛主持人的张文伯所说,“2019年在经济下行的宏观环境下,电影还能保持票房增长,这是一个相当利好的消息,证明我们这个行业还是在往上走的,这也是(我们)每个从业者都应该振奋的。” 的确,2019年,虽然资本退潮的影响还在延续,虽然行业似乎仍有寒冬阴霾,但是,不服输的电影人们热血难凉,依然充满干劲,并且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中国电影的顽强生命力:从票房上来看,比去年提前24天冲破了600亿大关,涌现了如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《流浪地球》《我和我的祖国》这样票房口碑双丰收的电影;从电影的艺术边界来看,也出现了如《少年的你》《地久天长》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这样在各自领各有突破的电影。而有更多的新人导演、新人演员们也开始崭露头角,为中国电影注入了新鲜

的血液。

  

也正是如此,给了2020年中国电影行业继续向前向上发展的信心和希望,尤其是对于商业大片而言。仅从即将到来的春节档来看,《中国女排》《唐人街探案3》《囧妈》《紧急救援》等片同台打擂,“没有黑马,都是种马”的竞争无形中也奠定了明年一年的电影市场气质。除此之外,如《封神三部曲》《李娜》《中国乒乓》等国产大片也将如期而至,掀起新的观影热潮。 


而在此次论坛上,包括著名导演、监制张一白、北京文化董事副总裁、《封神三部曲》总制片人杜扬、猫眼娱乐COO康利、坏猴子影业CEO王易冰、微峰娱乐传媒创始人兼董事长黄斌等人,各自回顾了今年在电影市场上的成绩和对行业的一些感触,并且也对明年新商业大片时代格局的开启者——春节档做出了大胆的看法和预测。

 

以下是张一白导演在论坛上的对谈内容整理。



2019摄影机确实没有停网剧、电影两开花


犹记得在今年年初,一起拍电影举办的一起拍电影行业大会暨颁奖典礼上,张一白导演做了以“摄影机不要停”为主题的演讲,针对行业刚刚历经的动荡,化身为啦啦队长,以动情之词,给所有电影人们打气加油,鼓励电影人们越是在行业的艰难时期,越要潜下心来,做一个匠人,精心雕琢自己内心里面最好的作品。


而他自己也是身体力行,在2019年继续拿起摄影机,步履不停,不仅在电影领域有所斩获,而且还真正涉足了网剧领域。因而,当被问及其今年在行业里的收获之时,张一白说道:


之前我做了“摄影机不能停”这个演讲,一语成谶。在电影方面,去年年底,我监制了电影《来电狂响》;今年我主要做了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做为导演,拍摄了其中的《相遇》篇,作为总策划,我参与了影片前期定位筹划,负责了后期的影片包装和宣发工作;现在还在进行中的电影是由陈可辛执导、即将在大年初一上映的《中国女排》、我担任监制工作。导演方面,从去年年末到今年上半年,我拍了一个网剧叫做《疯犬少年的天空》。

 


我之所以会选择拍摄网剧,也是源于这几年来对电影行业的思考。网生内容的生产,其实也是这几年所有电影创作者、制片人在观察、研究和尝试的重要方面,行业的焦虑、疑惑和不安其实也就在于这一点,大家一直都在想未来将会何去何从。 网生内容需求的迅猛,包括平台越来越强势,以及观众多元化的选择,通过网络、手机、iPad等渠道看电影,这也是对于大众传统观影习惯的一次挑战。不管未来何去何从,我们没有放弃,都在努力。 其实,从二十年前《将爱情进行到底》之后,我基本上就没有做过剧,所以这次也是对网生内容的一次观察和实验,甚至为了使这个剧更网络化,放弃了电视台的播放权利。做网生内容最吸引我的就是时间的自由。电视剧的时间限制大概在每集40分钟左右,电影要是超过两个小时,发行就该跟我叨叨了。 要是选择在网络上播,那就不用受时间的约束,每一集怎么开始怎么结束,我可以根据自己最舒服的节奏来处理。电影史上有很多电影都是因为时间问题被肢解了,造成了很多“冤案”。所以,我想很多导演选择做网络剧(电影),可能就是时间自由的吸引,能在表达上更自如更从容。 



 除此之外,在网生内容领域,我们还可以尝试结构的自由。尝试那些电影和台播剧因为票房压力、时间限制而不敢采用的结构、手段和方法。作为一个导演,这对我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东西。     


《流浪地球》《我和我的祖国》

《少年的你》的突破和启发 


如今一年即将结束,回想国产电影市场的2019年,也展现了很多新气象,比如在类型化的拓展和表达上,涌现了一些佼佼之作。那么,作为行业中人,走过这一年,感触最深的事是什么呢? 对此,深度参与了两部电影的张一白导演也聊了聊他心中印象最深的电影: 第一,就是今年春节档《流浪地球》票房上的成功(46.54亿总票房,位列今年国产电影票房第二之位),开启了“中国科幻电影元年”这个概念,可以说是这类科幻电影的开山之作。 第二,我有幸参与了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。其实它不管是从拍摄的方法、还是内容等各方面来说,原本是一个新的尝试。但是,由于七个导演的努力,再加上我们整个国民对于国家强大的认同感,使得这个片子在主旋律献礼片的领域里,获得了近30亿票房,打破了主旋律献礼片的天花板。我觉得给了我们一个重新再考察电影类型的机会。这其中既有经验也有教训,因为我经历了整个过程。


 


还有就是《少年的你》在票房上和类型上的一次突破,它对我也有很大的启发意义,它让我看到了对电影类型的坚持和对内容坚持的红利。 如果说,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告诉我们某种类型电影的天花板是如何被挑破的话,那么,《少年的你》,包括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,则告诉了我们其实某种电影类型的门槛也是可以跨过的。这几个电影,我觉得是对未来三到五年中国电影类型化和常态化的一种启发,它们都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和启发意义。 这几个电影让我们可以看得到、预料得到、想到了一种可能性,对未来我们电影的取材、拍摄、投资乃至发行,提供了一种启示性的作用。  



焦虑时有种马、黑马、千里马都有


即将到来的2020年,万象庚新。多部重量级影片上映,预示着新商业大片时代的新格局的到来,而商业大片由谁来扛,如同论坛主持人张文伯所说,“首先得靠春节档电影,春节档影片的表现和格局以及最终的优劣,带动的是一年的气质。 那么,对于2020年春节档的影片格局,行业大佬们又有何看法? 在参与论坛的嘉宾几乎一致看好《中国女排》的情形下,作为春节档影片《中国女排》的监制,张一白导演也有自己清醒的认识,他表达了自己的压力和希冀:    我跟我的团队现在还是比较焦虑的,从一些数据来看,尤其是猫眼的想看人数上,《中国女排》有些堪忧。所以,当你们说对《中国女排》有很大期待的时候,我们的工作压力还是很大的,如何让这种期待传递到普通观众那里?


 


怎么说呢,我希望春节档每部电影都能拿到自己应该拿到的数据和成绩。 我自己刚开始参与《中国女排》的时候,其实希望我们是一匹黑马,默默无闻,突然发力。突然之间发现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样子了。有一句古话说得好,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。不管是种马,黑马,还是千里马,都得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到自己的目的地,实现自己的目标。这是我对所有参与春节档电影的期许和鼓励。

 
Copyright 2018  中华爱子影视教育促进会  网站备案号:京ICP备13018103-1号  All Right Reserved   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号B区103(电影频道院内) 中华爱子影视教育促进会  电话:010-82040173  电子邮件:huodong@camtec.org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