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业服务

xingyefuwu

学术研究 xueshuyanjiu

【酷评】上海电视节上需要搞清的四件事

有哪些好剧亮相?有哪些真知灼见?有哪些剧目获奖?有哪些创新之举?


六月,是高考的季节,是高考后撒欢的季节。六月,是电影暑期档开启的季节,是青少年观众成群结队刷片的季节。六月,是国际赛事频繁的季节,昨夜刚刚战罢欧洲冠军杯,NBA总决赛也已拉开了序幕。六月,是上海电视节和电影节开展接力赛的季节,是大半个中国影视界平移到上海的季节。



今天,上海电视节率先开幕。上海展览中心海报林立,高朋满座。白玉兰论坛胜友如云,唇枪舌剑。锦江和新锦江酒店的每间客房里都在谈生意,不同进度的剧目以各种方式展示自己,期望在五天会期内一举敲定发行的盘子…需要见的人很多,需要谈的事很多,需要看的景很多,需要掌握的信息很多。关于具体的买卖,各家有各家的门道。在这里,我们试图对本届电视节的宏观态势和议题走向做一分析,便于大家按图索骥地获取所需。


(1) 电视节的价值逆势凸显


电视剧的产业集中度不高,据说有2000家以上公司从事电视剧的生产、创作,但核心的从业人员并不多。不管是从事投资、制作的,还是提供播出平台的,专业人士都有自己的渠道了解行业的景气指数,潜在的竞争对手,市场的尖货俏货,平台的储备和档期。所以有一种观点认为,并不需要这么大的展会来撮合和促进购销,大家用微信和电话就能全部搞定。


这种观点有一定道理,尤其对于那些总是处在收视榜前列的大公司和名作坊来说,他们的新产品总是被追逐,自然不用考虑进集贸市场叫卖的事。可是这话从来不适用于小公司和非大牌,他们没有精度高、覆盖广的信息采集系统,也没有高高在上被追逐的习惯,需要通过行业集会来找准自己的坐标定位,对接潜在的生意伙伴。


实际上,“一剧两星”政策实施之后,市场规则重建,交投格局重组,人事更迭纷乱,原先的生产、播出链条断了不少,原先的决策程序松动甚至瓦解,即使是品牌公司和大牌主创的作品,也不再是有个片花或者刷脸就能签下合同。当然也不是说你的东西不能要了,而是必须经过更复杂的打分和拍板流程了。意向一天不明确,合同一天不签订,就会有变数,就不让人踏实,就是小公司和大公司都有机会,就是发行这最关键的一环还没落实。


在这种情况下,电视节的价值和意义反倒凸显了。所有的从业者聚集一处,互通信息的有无,比拼产品的优劣,说服犹豫的买家,公关难啃的骨头。形势越不明朗,动作越是频繁。频繁动作之后,或许形势就会明朗。每一次旧格局的打破,都意味着新的机会来临。在一个风声鹤唳的时节,铁板一块的联盟不再起作用,靠品质取胜的人就有了盼头。这么多的人要唱戏,电视节和展览会作为舞台的价值自然不言而喻。



更何况,除了带着销售任务的发行人和身负采购任务的购片人,还有很多没有明确任务,只是来广见识和交朋友的人。在展览中心楼上楼下地转一圈,行业的大势差不多就了然了。和新朋旧雨推杯换盏地聊一聊,一定会有醍醐灌顶的领悟。只要这个行业存在一天,电视节这种形式便有一天的存在价值。


(2) 好作品和好观点安在?


业界和观众最关心的还是会有哪些好剧亮相。展览馆的大门还没打开,暂时还无法确知具体的剧目。广义地讲,除了那几部名声在外、制作顶天的大剧,能够找到匹配平台的就是好剧,能够散发出创新气味的也是好剧。前者是从生意的角度说的,超级大剧只能是超级主创和超级平台之间的事,一年也出不了几个,普通剧目应该追求安全性和性价比,确保资金回笼,争取高的投入产出率。后者是从创作的角度说的,任何时候都应该有人做概念车,为行业探索未来的进取空间。与其赔钱生产一些囊膪,倒不如下本做出令人双挑大指的片子来。


当然,以上关于“好作品”的讨论,只限定在老实人之中。那些在组盘子时不能保证制作费但已经预留买点费的项目就算了,他们属于不受人间规则约束的神,需仰视才见。其实,他们也是最后的疯狂,秋后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。


电视节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发布会和论坛。发布会多是产品信息发布,点上的事。论坛多是行业尖峰话题,宏观的事。


一些隐秘的信息是通过饭局和微信私聊的形式传播的,一些不靠谱或者纯属谣言的事事通过自媒体传播的。小道消息总是让人听风是雨,兴奋莫名,理性阙如,真假难辨,但也有时候会被证明是先知的预言。


而另一些信息是通过公开的言说传播的,比如说论坛上就不乏真知灼见。今年行业的两大热点话题是“一剧两星”和“网剧入侵”。什么?“IP开发”也很火热?不,我们谈论的是真命题,而不是伪命题。两年前,他们把“大数据”抬到了不恰当的高度,但后来就自己打脸了。一年前,他们又把“互联网思维”奉若神明,也没鼓捣出像样的东西来。世界上有些名词用来做总结很管用,但不能拿来指导火热的创作。


半年前,“IP”这个词又作为新大陆被发现,用以替代“版权”这个古已有之的名目。IP当然不像大数据那么琐碎、不像互联网思维那么玄虚,IP就是群众基础,IP就是潜在观众,只要你拿到了IP,就算做成一坨狗屎,也会有人为了骂你而来品尝,如果凑巧做成了美食,那就是传说中的叫好又叫座了。从生意上说,IP是一种保险系数。从创作上说,IP是向后看,抄小道。当然这也没什么不好,但一窝蜂地追逐IP,没有IP还要假扮IP,这就又吃错药了,这就是在本就孱弱的原创力上捅刀子撒盐。


“一剧两星,每晚两集”真的改变了电视剧产业,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。这个话题不新,但以往都是在政策落闸前后谈,要么没有感性认识,要么只有仓促的体验。现在5个月过去了,有些事情可以透过现象见本质了,6月9日上午的《视频网站破局—一剧两星下电视剧新策略》论坛来得正是时候。10日下午的《中外都市剧的生存之道》论坛聚焦于支撑荧屏的王牌剧种都市剧,《现象级大剧的未来走向》论坛着眼于品质剧的发展潮流和获胜之道。11日下午的《古装剧的市场困境和出路》论坛的切口不大,但谈论的是最有人气的“古偶剧”话题。参加这些论坛的都是名家,只要主持人引导得当,是没理由不出好观点的。



(3) 电视剧行业穷则思变


电视剧白玉兰奖像所有评奖活动一样,总是充满争议,但与飞天和金鹰的奖项批发风格不同,白玉兰奖严格控制得主数量,今年更是在作品大奖中取消了金奖和银奖的设置,只取“最佳电视剧”一名,宁缺毋滥之意愈发彰显。


不过海派行事风格并非把事做绝,在主奖项裁军的同时,又特意增设荣誉性的提名奖,所有入围的10部作品都不会空手而回。在12日正式颁奖的前夜,组委会专门设立了提名酒会,用隆重的仪式向10部作品的出品方致敬。12日的颁奖之夜,将汇聚所有关心中国电视剧的人的目光,不管怎么样,白玉兰奖花落谁家还是牵动人心。


最后,还要看看上海电视节上有什么创新的举动。“一剧两星”向“一剧一星”的过渡,会在多长时间内完成?有些卫视和有些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,他们家的剧只在他们家播,这是不是在为“一剧一星”做准备?这是不是造成了对同行的不正当竞争?“周播剧场”在非黄档的出现会有多大作为?有无作为要看产品是否对位,质量是否过关,运营能否支撑成本。除了湖南卫视还有谁能把这事做成?作为观察者,我们的想象力是有限的,从业者们脑洞大开,才有石破天惊的开拓。


电视剧的日子不好过,穷则思变。希望政策制定者深入产业调研,草拟有利于行业发展的新政。希望反腐利剑能指向收视黑幕,廓清日渐紊乱的评判标准。希望产品研发者不要气馁,再黑暗的日子也不能熄灭火种,有好作品就有知音。希望资本家做些实事,不要只是天花乱坠地讲故事,然后套现走人。


一个电视节解决不了这么多问题,但电视节把人聚在一起,就要有解决问题的初心和努力。


【文/李星文】

 
Copyright 2018  中华爱子影视教育促进会  网站备案号:京ICP备13018103-1号  All Right Reserved   
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号B区103(电影频道院内) 中华爱子影视教育促进会  电话:010-82040173  电子邮件:huodong@camtec.org.cn